您的位置:英雄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狂尊 > 第1389章尘埃落定大结局

第1389章尘埃落定大结局

作品:狂尊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杨开像是掌含乾坤万物,造化众生的无上高主。他的一个手印,能定千古之极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。

    盘氏圣斧面上涌起一道金光,一道壮硕的身影跃出,化作一尊身高三丈的大汉,大汉一出现就将盘氏圣斧抄到手中。盘氏圣斧就仿佛回到了最熟悉的地方,兴奋地颤动。

    这大汉正是盘氏始祖!

    随着盘氏始祖的出现,所谓创灭不相见的规则,无疑被彻底地打破了。

    整片天空,变得异常的热烈,一道绿光,一道金光,一道白光共立于苍穹!

    三大古老相传圣君,归位!

    这一刻,冥冥之间,似乎有某种持续运转的崇高力量终于运转到一个极处,微妙地停顿下来。前面似乎有一层隔膜,冲破这个隔膜,展现的将是另一个辉煌的时代。

    杨开淡淡地看着苍道圣师,记忆不由得被拉到了最初那个年代。

    苍道圣师,盘氏始祖,还有他情君,三个人最先诞生的是盘氏始祖,接着是苍道圣师,最后才是他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的诞生,秉承的是同一种力量,那一种力量在他们眼里被视作真正的永恒,是真正的至高力量。他们把那种力量称之为“一”,视作共同的父!

    “一”的力量,在他们三个诞生之初,就赋予了三人明确地使命。盘氏始祖开辟天地,开创最初的天空,开创历史,造化万物众生,因此名为“创”。

    因此盘氏始祖的使命是创造,历史之气则是盘氏始祖一人的圣君至道。后世所有关于盘氏始祖修炼力量法则,那根本是扯淡。力量法则根本不配与盘氏始祖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有创就必须有灭,有开始就必须有结束,才能促进新的开始,造就时代的前进,轮回的转动。苍道圣师便是这个时候应运而生,秉承“一”的力量赋予灭的使命,并赐予他埋葬一切的葬圣天坟。因此苍道圣师名为“灭”。

    然而有创有灭,还是不行。因为一个创造,一个灭亡,那是两个极端。中间必须有一种更加王道的调和力量主导着创,主导着灭。才能让所有的一切趋于柔和,能让万世苍生在一种相对稳定的环境中经历各种命运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情君应运而生了。“一”的力量赋予情君“衡”的使命,赐予他虚衡天门,让他掌握天势,前接历史,后接天坟,形成一张真正涵盖诸天的至网。

    因此其实天势的奥妙归于虚衡天门,正是情君的道。而天势的起源是历史之气,天势的尽头则是葬圣天坟。

    三大至道圣君,从诞生开始,就处于一个完美的平衡当中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微妙的平衡,却因为苍道圣师的嫉妒心,暗暗地发生着改变。

    三大圣君,出生顺序情君最晚,实力却属情君最强,权利也最大。因为诸天圣位,都是由虚衡天门中诞生的,等于说是情君创造了圣君之下的圣人。

    若说盘氏始祖是始祖之父,情君则是众圣之父。唯独苍道圣师什么都不是。因而,苍道圣师找情君求情,希望能由他代传圣位,传道诸圣,获得圣人之师的美誉。

    当时三大圣君,同处一个时代,高处不胜寒,人生寂寞。情君与盘氏始祖、苍道圣师情同手足。情君自不忍看苍道圣师没有赞誉,便答应了苍道圣师的请求。

    然而,情君没想到,苍道圣师拿走他的圣位,在封圣岩传播下去后,竟然没有告诉众生,圣位真正的来源,对众生撒下了第一个弥天大谎。

    当时情君不喜,盘氏始祖也恼怒,认为苍道圣师不应该这样。但三人情同手足也不好为这点小事与之闹翻,也就装傻充愣,并想大不了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,让众圣人知道真相就好了,也就没怎么多做计较,于是,“苍道圣师”这个称呼,这才得以传播。

    盘氏始祖开创最初的天地之后,使命就完成了十分之七了,剩下的也就是在暗中帮助众生各种“创造”,引导众生走向强大的道路而已,便也没多大事了。

    于是盘氏始祖常找情君弈棋,看着情君掌控天势,调控诸天万界,无量众生的平衡。

    忽然有一天。

    盘氏始祖又到情君府上,正巧情君在调控诸天平衡,那是因为有两个世界发生了惨烈的战斗,死去了许多人。看到这一幕,情君十分恼火,道了一声,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”

    这句话顿时拨动了盘氏始祖的心弦,他恼怒地说,“世上的一切因我儿创的,就因为各自命运不同,未来不同,参道不同,才有了这惨烈的战争。情君,干脆你给他们定一个大的劫数,再让苍道圣师配合一下,把众生中那些不该有的好战的畜生抹掉,万界大洗牌,重新造就一个时代,立一个天帝,让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法度,在法度内生长,如何?”

    盘氏始祖本来只是愤怒之下,提出来的一个建议。没想到却也撩拨了情君的心弦,那一刹那,情君竟然意外地参悟到至高无上的“一”的力量,并得到“一”的。

    中,竟向情君传达了一个让情君毛骨悚然的信息,却是在说,情君将要历一场大劫,只有他亲自尝过众生在天势调控之中的滋味后,才能真正让天地万界,有一个共同法度之下的新时代。

    “一”的力量至高无上,断然不可能出错。

    因此情君,把自己得到的告知了盘氏始祖,两人商议后,又把苍道圣师喊过来,三人齐聚一堂,商议着“一”的。情君表示自己愿意历劫,用自己饱尝苦难的代价换来诸天万界真正的和平时代。只是,不知道这劫从何而来,他不知道该怎样毁灭自己…

    盘氏始祖,苍道圣师也没有办法,便都觉得,这场劫数,可能时机还没到。

    于是,这样安静过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情君深居简出,最初的圣人们,甚至罕有人知道世上有情君这个至高圣君的存在。

    情君苦心参悟“一”的力量,想要把这个真正弄明白,却总是差了一些契机。

    忽然有一天,情君决定下到诸天万界去走上一遭。这一心血来潮的举动,竟让他遇到了生命中一个最刻骨铭心的女子,这个女子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凡人女子,名叫爱君。

    她平凡无奇,却神奇无比地夺走了情君所有的心,为她献出了最强烈的爱意。

    忽然有一天,情君却惊骇地发现。这个爱君却能通过一种匪夷所思的手段焚灭他付诸于她的爱意,来窃取他的虚衡天门,来窃取他所有的奥妙。

    那一刻,情君愤怒了,也心痛了,也恐惧了。为爱君落下热泪的同时,他突然领悟到“一”的奥妙,领悟到劫数的开始缘由,也窥视到了爱君的来历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爱君,竟然也是“一”的力量专门为他而创造的一个奇女子,注定焚情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女子的诞生,被苍道圣师先一步参悟到,并被苍道圣师掩藏起来。苍道圣师瞒天过海,要利用这个焚情之女毁掉他,并通过毁灭他而独占整片世界的掌控权。

    情君发现这个真相时,已经晚了。他的虚衡奥妙已经被焚情之女窃取得差不多了。他能做的只有在最后关头,把虚衡天门中最重要的核心,虚衡天碑交给盘氏始祖。因为他同时参悟到,他灭亡之后,盘氏始祖也会被迫陨落。有虚衡天碑相助,或许就能保住盘氏始祖的生机。

    果然,情君陨落了,开始了漫长地转世。

    而情君陨落之后,苍道圣师爆发了极为可怕的力量,竟偷袭盘氏始祖令盘氏始祖重伤,盘氏始祖靠着假死才躲过一劫,并通过虚衡天碑的力量守住最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情君落,盘氏始祖隐。天下成了苍道圣师一个人的天下,从此圣人不断更迭,几乎人人只知苍道圣师,而不知盘氏始祖与情君,即便知也远远比不上对苍道圣师的尊崇与敬畏。

    独掌天地的苍道圣师,并不满足。因为心头刺盘氏始祖一直没死,并不断地给他制造麻烦。尤其是苍道圣师苦心寻找情君转世之体,要彻底抹杀情君时,盘氏始祖的纠缠就更加厉害,几乎是用尽拼命的手段。每次都让苍道圣师的希望落空。

    然而,情君的转世,依旧无法成功。每次到紧要关头,总要功亏一篑,无法回归圣君修为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次,劫终于运转到终点了。盘氏始祖更加拼命制造对杨开有利的机会,甚至提前通过神话老人也就是情子,归还了虚衡天碑,终于为杨开争取到最好的回归时机。

    杨开,终于成功了。

    此时,杨开亦是情君,情君亦是杨开!

    记忆里的一切,让杨开十分恼火。他与盘氏始祖站到一块,同时注视着苍道圣师这个曾经的老友。

    盘氏始祖愤怒地喝道,“苍道,到现在情君归位了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面对杨开,面对盘氏始祖,苍道圣师竟没有任何惭愧心思,也没有任何恐惧。

    他淡笑道,“当然有!我想说,情君,你以为你回归了圣君位置,就可以和盘氏联合起来,给我惩戒,把我打下圣君位置吗?”

    杨开冷然道,“你觉得不能吗?”

    “哼,就凭你们吗?”苍道圣师轻蔑一笑,“你们根本不配。情君,你大概以为你能成功恢复圣君修为,是盘氏拼了命地缠住我,让我不能对你下手。或者是我棋子使用不当,错用了我身边两位废物似的守坟使吧。你错了,你们都错了,大错特错。告诉你,你之所以有机会还恢复圣君修为,俯视苍生。那是因为我给了你机会,故意让你在失去一切之前,再尝尝身为圣君掌控一切的快感,也算老友我最后对你的一点施舍。”

    盘氏始祖闻言大怒,“好你个苍道,竟然如此不要脸。”他指着方山河与房女,怒道,“明明是你这两个守坟使者废物,无法助你达成算计,你却还敢大言不惭。我告诉你,今天我跟情君,必将你打落凡尘,也封你万世,让你尝尽苦难。”

    方山河、房女好一阵哆嗦。现在根本没他们什么事了,虽然他们其实是苍道圣师身边的守坟使者,被苍道圣师安排成杨开的宿敌。现在杨开已经归位,他们就彻底蝼蚁了。被盘氏始祖骂为废物,根本不敢任何反驳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,自己最后会生,还是会死。他们还记得苍道圣师阴狠的话语,最后一击杀不死杨开,他们就得死。

    苍道圣师轻蔑地瞥了盘氏始祖一眼,轻哼道,“我大言不惭?我会大言不惭吗?”

    他冷冷一笑,凌空一挥袖。袖中一道绿光闪,竟浮现了一位昏迷着的女子,竟然是无极之国的国母白千羽,是杨开最后一位没有来到云间的后妃。

    “嘿嘿,情君…喔不,应该是杨开。你看看她是谁?”苍道圣师调侃似的说了一句,神情万分之得意。

    杨开脸色骤变,眼神极为发厉,发厉中又带着极为复杂的意味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倒是纳兰雪、霜月、云罗水、风母不顾一切冲上高空,怒喝道,“苍道圣师,你个老不要脸的。算计输了就输了,大不了再互相斗一回。你输不起,竟然抓人过来威胁,你算什么圣君,你算什么圣师,无耻之尤。”

    苍道圣师眼神一寒,扫过四女,淡声道,“四个无知小婢,你们只是虚衡天门的护门使者。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说话。现在就滚下去,再敢胡乱言语,等我把情君与盘氏送入轮回,连你们都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震惊!

    原来四女竟是虚衡天门的护门使者。从最早的年代就因情君而生,难怪她们能召唤虚衡天门,现在可谓真相大白了。

    四女气急,正要反驳。

    杨开挥了挥手,不让她们再说话。淡淡地说,“苍道圣师,白千羽虽然是我这一生的女人,却也是焚情之女。是她帮助你窃取了我的虚衡奥妙,说起来还是我的仇人。你拿她来要挟我,恐怕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!”苍道圣师一声冷叱,笑得格外地轻蔑。

    “情君,我已经说了,让你重回圣君境界,是我对你的施舍。我敢这么说,就无需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对付你。你也不配我拿人来要挟你。我只是要让你知道,最后的结果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噢,那你说是什么呢?”杨开忽然笑了,“我倒是好奇,能让你大发善心,突然给我机会回到圣君位置的缘由是什么。希望,你这个缘由能说服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苍道圣师冷蔑一笑,“等着吧,还有一年零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的混蛋,还故弄玄虚。”盘氏始祖愤怒无比,盘氏圣斧一引,大声喝道,“情君,别跟他废话了。我们两个合起来,把这家伙打下去。杀不死他,也要让他有万世苦难之厄!”

    杨开没有动,反而拉住了盘氏始祖,说道,“不用动手!他不是说了吗,一年零三天,且看他到时候还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盘氏始祖一愣,有些不解。都这局面了,为何还给苍道圣师这个时间。忽然一想,没错,还有一年零三天朝天劫最后的时刻到来,那便是“一”中的劫数最后时刻。

    不到那个点,再如何争斗,也不可能有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索姓,就等了!

    三圣君的等待,都显得风轻云淡。不一样的是,杨开泰然自若,盘氏始祖有淡淡的愤怒,苍道圣师有些洋洋自得。受苦的则就是那些圣人了…

    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等待的结果是什么。这样等着,犹如等着一个最终的审判,够折磨人的。

    而有些事,在这等待之中,却必须去做。杨开招了招手,轻轻道了一声,“回来吧,衡!”

    就这一句话,神秘衡鼎化作鼎身飞到杨开身边,杨开张口对着它吐了一口白气,瞬间滋润了神秘衡鼎,竟令神秘衡鼎威能大涨,迅速成了至器,体型却迅速缩小,最后悬飞到他的头顶,压在发髻上,竟成为一“鼎冠”!

    原来这衡鼎,早就是当年情君的发髻之冠,只因情君的陨落,而随之离散。

    盘氏始祖见状,猛一回头,大喝道,“畜生,还不归来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混沌兽一声巨吼,声震九天,身形缩成一头牛犊大小,疾飞到盘氏始祖身边躺倒,不满地哼哧了一声,“来就来,干嘛叫我畜生。真不如杨开老板亲切,跟着你,算是我倒霉。”

    盘氏始祖气急,一屁股踹在混沌兽身上,登时一股金光涌进去,“你这畜生,还跟我叫。打了你几亿年了,你都不怕疼。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混沌兽这厮,竟然摇身一变,竟然一举成为至道圣兽,张嘴怒吼金光,吞天噬地的威能,狂暴了无数倍,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这厮其实是盘氏始祖的坐骑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老子终于有这么一天了…”混沌兽站起身来,回头怒吼,巨大的眼睛,凶恶地锁住了五梦禽祖,一通狂吸。这早先还差点给混沌兽巨大羞辱的苍崖极圣的坐骑,直接被混沌兽吸过来,吓得五梦禽祖狂嚎,“圣师救命啊…我是苍崖极圣的坐骑,混沌兽那厮要害我。”

    谁知,苍道圣师只是淡淡地一翻眼,根本就不理会。在苍道圣师眼中,似乎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,哪怕他过去的棋子的生死。一切事务都比不上朝天劫最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混沌兽并没有一口吞掉五梦禽祖,到了嘴边,就一脚把它踩住,凶横地吼道,“叫谁都没用,苍道圣师那老匹夫能救你个毛。你给老子听好了,给老子化作人形,蹲下来撒尿。要敢不从,老子现在就咀嚼了你…”

    杨开闻言,差点没笑喷。混沌兽这厮也真够恶搞的,为了报复五梦禽祖竟然想这种歪招。根本就不顾它至道圣兽的威严。

    五梦禽祖几乎吐血,可没办法,为了活命,还真只能化作人形,当着半空解开裤子,蹲了下来…真是鸟人撒鸟尿,万古一笑料。

    看着混沌兽左右折磨五梦禽祖,杨开摇了摇头,挥手间发出一道白光,又一道苍凉的狼嚎声传来,但见一只白狼踏着诡异的趔趄步,摇晃着屁股,登云而来。

    混沌兽一看,顿时化作人形,笑得捶胸顿足,“苍太六,原来是你小子,我今天才知道你是谁…你可终于让我看到了笑话!”

    原来这白狼竟是太古苍狼。只是这家伙现在的修为依旧惨,也就顺着杨开的赠予,无惊无险蹭成了一个虚无大罗圣人境界而已。然而它也有一个身份,正是当年情君的坐骑,云狼!

    杨开一跃到了苍太六的背上,双腿一夹,这苍太六的修为猛然蜕变,像是唤醒了苍太六多年的记忆,修为得到复苏,转瞬之间,竟也成为至道圣兽,苍凉的狼嚎声一阵又一阵的传荡…

    苍道圣师看着这一幕幕,眼神格外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 英雄小说网
推荐阅读 狂尊 第1389章尘埃落定大结局